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社员风采 > 散文随笔
横阳支江畔的春天
发表日期:2015-05-30 作 者: 林益民 访问次数:

后来才知道,我于这片水域而言,只是几十年的光阴,匆匆的过客,弹指之间易逝的华年,只是千百年来养育的亿万人群中的一位。而这片水域于我而言,却是终身的滋润,永世的婉丽。

一年四季、从西向东、花开花谢、寒来暑往、从未停歇、从未干枯,润泽着两岸数十万的民众。

我走在春天的、清晨的江岸之上,暖暖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将我的身影拉得很长,昨夜的露珠还闪烁在岸边的水草上,打湿了我的裤脚。去岁冬天的枯草还在,一丛新嫩已茁壮的从枯草之地冒出,一片欣欣向荣的蓬勃之象。自然界的生老病死、枯荣交替,一切都那么的自然,该来的自然来着,该走的绝不拖泥带水。

江水平缓的流淌着,空气中浮动着新鲜的泥土气息,依稀听见有老者的隐约之声:“逝者如是夫,不分昼夜。”不知今天的水流,是否依然收藏着亘古的哲理,万物之中,以水为善,至刚、又至柔,《道德经》有云:“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此乃谦下之德也;故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则能为百谷王。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此乃柔德;故柔之胜刚,弱之胜强坚。因其无有,故能入于无之间,由此可知不言之教、无为之益也。”回想社会之中,为人处世,应对功名利禄,如世人皆有流水之境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有几只色彩斑斓的毛毛虫附着在江边的水草之上,随风摇曳,在贪婪的吸食着水草的汁液,鲜艳的色彩令人望而却步,不远处,有零星漂亮的蝴蝶,翩翩飞舞于绿草花丛之间,时而伏憩、时而翻飞,有一种悠然自得之态。世人多羡靓丽之彩蝶,鲜有喜好毛毛虫之辈,未想咫尺之间,毛毛虫与彩蝶本乃同物,假以时日,一朝蛹化成蝶,相互转化,悉数寻常。然,真正能穿透尘世表象,直达事物本真之人,却是少之又少。

江边绿草青青,风吹草动之处,已有较多的小蚱蜢在其中跳跃,不大,但只只精神抖擞。想起儿时常在这个季节,伙同几位小伙伴到江边青草地里捉蚱蜢。将四方的注射剂空盒用剪刀剪出杯口大的开口,到隔壁玻璃店的后门找出大小适合的废玻璃片,用橡皮膏胶布黏在开口处密封。然后将捉来的蚱蜢放入其中带回,闲暇时看里面的蚱蜢倏地一下在玻璃上出现,倏地一下又跳开了,甚是热闹。

江堤之后的民房堂前,有一年方十余的少年,坐在椅子上看书,想必趁大好春光发愤图强,早日跳出农门,去往外面的广阔世界。让我想起多年以前的自己,那时年少、意气风华,在母亲的催促下,每每借春日之晨光,徜徉书山学海,最终如愿走出江边。未想经过数十年的人世沉浮,今日回到久违的江边,回首往昔,原来一直想回的却是这块经常挂念的光阴,就像陶渊明的归去来兮。也许,人生很多时候都是如此,在外走了一大圈,最终却发现自己最想要的原来一直在原地,应该庆幸的是,我还能找到回家的路,而世上有许多人在经年之后,忘记了当初出发的目的,又有许多人在回来之后,却找不到当年的故乡了。

最是写意是在雨季,细雨蒙蒙、如烟如雾,笼罩江面,山也淡淡、水也淡淡、远山近水、如诗如画扑面而来。此时,烟雨山坡之上,轻泻着一层黛青色的梦,有几处白雾袅袅升起,在山巅之处自然与云层相接一起,好似云层从山坡里生出来的一样。少时,每每读到杜牧所写的《山行》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就一直以为此是诗人笔误,应为:白云深处的地方有人家,待结合此景,方知白云原来是从地面生出来的。

我是一个在江畔长大的孩子,生命中流淌着江水的芬芳,我常用发现美景的眼光,去打开通往河流心灵的大门,静静的、静静的去穿越每一个春天的晨光与暮色,捕捉每一段流动的光阴。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友情链接: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员会 温州统战网 九三学社杭州市委员会 九三学社宁波市委员会 九三学社嘉兴市委员会
九三学社湖州市委员会 九三学社台州市委员会 九三学社丽水市委员会 温州政协网 温州民盟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温州市委员会

Copyright(C)2003-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155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