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思想建设 > 统战理论
民主党派要创新机制,积极参与社会建设和管理
发表日期:2011-12-02 作 者: 苏立胜 访问次数: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转型,社会问题显著增多是个必然的现象。当前,社会问题和社会矛盾正处于日益复杂和尖锐的阶段也是不争的事实。为此,中央就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作出部署。20046月十六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加强社会建设和管理,推进社会管理体制创新”。2007年十七大报告提出要“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格局”。“十二五”规划专辟一篇,用了五章的篇幅阐述“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胡锦涛总书记今年年初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最大限度激发社会活力、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减少不和谐因素,以解决影响社会和谐的突出问题,提高社会管理科学化水平,确保社会既充满活力又和谐稳定。

社会管理创新,就是要在社会变革和调整过程中,依据社会自身运行规律,改革传统管理模式,建构新的社会管理机制和制度,以实现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平稳有序地转型。这与作为参政党的民主党派的历史使命是一致的。民主党派要在社会管理创新过程中充分发挥自身独特优势,准确把握自身服务社会管理的功能定位,更好地建言献策,积极地参与创新社会管理的实践。

一、民主党派参与社会建设和管理创新的必要性

1、民主党派在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中可以发挥独特的作用。党委政府在社会管理中处于主导地位。但是,近年来许多社会问题、社会冲突和社会矛盾让我们发现,基层政府自身成为了社会冲突中的当事方,社会群体对政府的社会管理和解决社会冲突方案产生了严重的不信任。2010年底乐清的钱云会事件就是很典型的例子,一桩普通的交通事故迅速演变成了公共事件。在这些情况下,民主党派由于位置相对超脱,可以发挥其独特的作用,成为党委政府沟通社会问题、解决社会矛盾不可替代的重要助手。民主党派成员大多数知识层次高、智力密集,本身就是某一方面的代表人士,作为党和政府联系群众的桥梁纽带,沟通思想更容易为广大群众接受。民主党派不执政,但与执政党在法律地位上平等,组织上独立,与其他社会团体、机关比较而言具有政治上和组织上的优势,能够在协调关系、化解矛盾、理顺情绪、维护社会稳定中起到“助听器”、“润滑剂”、“减震器”的作用。另一方面,在我国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基本政治制度下,民主党派成员具有相对宽松的政治自由度,自身又没有特殊利益,党委政府听取民主党派成员意见的态度相对宽容,中共与民主党派交流渠道相对宽广,这有利于民主党派更全面、更理性地反映社情民意,表达社会利益诉求,从而推进社会管理创新。

2、参与社会建设和管理创新是民主党派自身建设的需要。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社会服务是民主党派的三大主要职能。以瑞安市为例,据了解,近年来包括九三学社瑞安市委会在内的各民主党派基层组织在瑞安市政协提案、反映社情民意、参与民主监督等工作中,越来越多地关注民生,包括环境保护、食品安全、外来人口管理、校园安全、城市规划与住房保障等等。这些领域本身就是社会管理和社会建设的重要问题。民主党派对社会问题的调查研究和建言献策水平,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主党派履行职能的能力,反映了民主党派的综合实力。无庸讳言,现阶段基层民主党派的社会影响力尚显不足,社会贡献度不是很高。基层民众对各民主党派参与和协助社会管理的知晓度、认同感还比较低,对民主党派成员的认同更多地是由于其本职岗位的贡献,而不是源于民主党派组织的作用。因此,民主党派需要与时俱进,不断提高社会管理创新能力,积极参与社会建设和管理实践,在参与社会建设和管理创新实践中提升党派的知晓度、美誉度和影响力,为党派成员履行职责搭建平台,努力提高自身建设水平。民主党派也可以在积极参与社会管理实践中不断提高成员的政治把握能力、合作共事能力、政议政能力和组织协调能力。

3民主党派参与社会建设和管理本身就是社会管理创新的重要内容。创新社会管理,就是要建立和不断完善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格局。社会管理创新的最终目标就是社会的事最终由社会来管,从而让社会有活力,让个人有自由,让人民有尊严,共建和谐社会。改革开放以后,快速发展的中国进入了社会冲突的高发期,许多新的社会矛盾和冲突不断出现,社会管理已经成了一个越来越复杂的问题,政府不可能、也不应该成为社会管理的唯一主体。民主党派参与社会建设和管理,增加社会管理力量,创新社会治理规则,丰富社会管理模式,有利于尽早形成多元共治的现代社会管理新格局、新机制,这本身就是社会管理创新的重要内容。

二、民主党派参与社会管理创新面临的主要障碍

1、民主党派自身局限性,导致缺乏对社会问题更直接的了解和切身的体验。民主党派的成员构成,以“中高级知识分子”为主,在显示优秀的同时,也反映出来源面窄的不足。一些成员与基层民众的距离还较疏远,沟通交流还很少,面对社会管理创新的履职能力不高、履职责任不强,个别人士把加入民主党派视为一种“政治荣誉”或“政治名片”,不主动也不善于参政议政。民主党派在基层的组织结构、活动平台主要在县、市层面,而且多数集中在机关事业单位和科研机构,即所谓的“体制内”。对于“体制外”的社会底层包括占人口大多数的农民、产业工人的现状、问题、需求和愿望缺乏直接的亲身体验和切身感受。民主党派自身局限性表现在参政议政的成果上就是对底层社会问题常常了解得不真实、不透彻、不全面,参与社会服务和社会管理的形式多于结果。

2、传统的社会管理体制使得民主党派缺乏社会管理活动的经验和人才。一直以来党委和政府处于经济社会管理的主体位置,缺乏开放性,未能形成开放的社会治理模式。民主党派成员多数来源于科研、教育、医疗、经济等部门,较少有社会管理方面专业背景的人才。近年来,各民主党派虽然在参加国家政权、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比以往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从县、市级的情况看,直接参与党委、政府社会事务管理的极少。由于缺乏参与社会管理活动的经验,民主党派人士在社会和群众中的威信尚显不足。另外,民主党派自身管理相对宽松,没有明确的工作任务、服务要求和管理约束力,客观上制约了基层民主党派人士参政议政、服务社会能力的自我规范和自我提升。

3、传统的社会控制思维使得民主党派在参与社会管理中难以发挥独立性和创造性。传统的大一统思维,与长期以来的“敌我矛盾”思维结合起来,让社会形成一个错误的共识:体制外的一定是反体制的,至少也是体制的威胁,从而认为“刚性稳定”才是真正的社会稳定。部分基层党委政府工作部门习惯性地对体制外的组织和群体抱有一种戒备心理。另一种传统思维是把社会管理创新视为加强对社会的控制、限制,甚至取缔,把社会组织当作社会管理的对手和对象,而没有把社会组织当作社会管理创新的一个力量。这些敌对性的思维和偏见使得民主党派不敢、不愿也不能独立地、更深入、更直接地参与社会管理和社会组织创新工作中去。

三、创新机制,充分发挥民主党派在社会管理创新中的作用

1、加快四个转变,形成开放的社会政策和社会治理观念。我国是一个处于超高速历史性巨变中的超大型社会,经济社会转型与体制转轨相交织,社会问题的复杂性世所罕见。因此,进行社会管理创新必须直面各种挑战,注重从观念和政策上创新。一是对社会管理目标要从追求“刚性稳定”向保持“韧性稳定”转变。承认底层社会各种抗议的合理性,承认体制外各种社团本身的合理性。例如,最近几年国内此起彼伏的各种与土地、拆迁、环保相关的“群体性事件”,其实都是人民内部矛盾的体现。只要民众的创新、抗议活动(包括一些街头运动)没有发展为大规模的社会冲突,我们就要学会面对“人民内部矛盾”,以宽容的态度去尊重和容忍这种现象。二是政府工作重点要从直接参与经济建设向提供公共服务转变。政府要更加注重为经济发展和社会建设提供良好的规则和制度环境。三是社会管理方式要从政府管制向社会治理转变。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对社会管理的方式已经经历了从威权管制向依法行政再向服务型政府的转变过程。但是,如果服务型政府发展成无所不包的“全能保姆型政府”,那也并非好事,还需要界定服务型政府的边界,实现社会管理方式由政府一元主导向多元按公认的规则协同治理转变。四是社会管理理念要从“为民做主”向“以民为主”转变。显然,“官为民做主”是专制社会的一种颇具幻觉的民本思维,其实质是一种驭民之术,因为这里的“民”并非“官”的主人,而是权力统治的对象和工具。政府不应该垄断社会管理活动,而应该在主导社会管理的同时,组织、协调和支持各类主体共同参与社会管理。社会政策的制订也应该向公众开放,开门纳策。只有党委政府真正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形成更加开放和包容的社会治理理念,才能为民主党派参与社会管理创新提供必要的空间、创造良好的氛围。

2、创新民主党派参与社会组织建设的机制。社会组织与政府、市场共同构成一个成熟的现代公民社会的“三元结构”。社会组织在现代社会建设和管理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一个成熟的现代社会基本上都是社会组织发育完全、作用发挥良好的社会。按照发达国家的统计,每百人就有一个社会组织,而我们国家有13亿人口,目前全国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45万个,备案的社会组织25万个。而且很多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都是依附于政府部门,缺乏独立性,未能真正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未登记注册的社会组织,又有相当一部分运行不规范。由此可见,社会组织的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创新社会管理格局,那就要改革现有的社会组织审批管理制度,鼓励和支持民主党派牵头建立社会组织、参与并指导社会组织的公共服务活动。民主党派应该充分利用自身的人才优势,以及与科技、文化、教育、出版、医药卫生、经济等领域联系密切的优势,在各种学术团体、协会、学会、商会、基金会、志愿组织、慈善组织的建立和社会服务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基层党委政府对社会组织要从管制为主变为培育和鼓励为主,广泛吸收社会组织参与公共政策的制订,努力营造官民共治的社会治理格局。在社会管理中,党委政府、民主党派应该与社会组织充分合作,形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通过社会组织的培育,保障基层的自治权利,比如乡村自治、社区自治等,形成广大公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的社会自治制度。

3、民主党派要努力参与社会主流价值观和主流文化的重建,从根本上保证社会的稳定。一个社会如果有统一的稳定的核心价值体系和主流文化,这个社会从根本上说将是稳定的。就是说核心价值体系犹如社会的中流砥柱和“定海神针”,只要它不乱,社会更多的矛盾和问题最终都有可能通过公众普遍认可和遵循的原则和程序以协商议价的方式来解决,从而不至于发生大的动乱和冲突。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虽然声势浩大,甚至漫延到全国各地乃到全世界,但是,这种抗议活动在美国基本不可能产生“阿拉伯之春”那样的颠覆政权的结果,也基本不可能发生大规模的社会动乱和暴力冲突,原因就在于美国的社会主流价值观和主流文化还是稳定的,是得到公众的普遍认同和遵循的。近年来我国群体性事件呈现出新的特征与趋势值得警惕,即群体性事件参与者的诉求明显朝向抽象的不满情绪发展,可能会上升到更高层面的价值观追求,由此可能演变为价值观冲突。因此,民主党派在参与社会管理创新过程中,要努力树立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不断丰富其具体表现形式,使全社会能够形成统一稳定的主流价值观和主流文化,从而为社会稳定树立“定海神针”。

4、民主党派要积极参与社会管理的法律和社会规则的制订。社会管理创新的核心是社会民主共治,需要有相应的法律和社会规则。社会体制创新,需要建立起一系列制度,来确保社会改革成果。当前急需建立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利益均衡制度,这是解决社会矛盾和冲突的根本途径。民主党派在参政议政过程中,要更加注重参与社会管理的体制机制的改革和重建,围绕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状况,对社会管理的体制机制性问题以及相关法律的制订修订进行深入调研,向党委政府提出建议。在社会治理过程中,相关利益方需要按法律渠道和程序、以及公认的协调议事规则进行对话与谈判。民主党派应该在制订包括民主协商议事规则在内的社会自治规则方面进行积极的探索和实践。

5、民主党派要创新社会服务模式,积极参与社会建设和管理实践。社会服务是民主党派履行职责的重要方式之一。民主党派通过送科技、医疗、文化下乡活动的形式开展社会服务。但是,无庸讳言,有时候这些活动形式意义大于实质作用。特别是近年来城市化和城乡一体化加快发展,更多的农民转向城市,社会结构出现深刻变动,传统的农村村落被城市社区代替,传统的农耕生活方式向城市生活方式转变。面对新形势,民主党派的社会服务模式也应该与时俱进,要从传统的送科技、医疗、文化下乡活动转向积极参与社区建设,包括城市社区和农村新社区建设。要把培养良好的社区意识和社区文化作为民主党派社会服务的主要目标,积极参与培育社区组织,发展社区教育,不断创新议题,努力吸引更多民众参与社会管理和社会运动。民主党派参与社区建设是参与社会管理创新的最重要的实践。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友情链接: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员会 温州统战网 九三学社杭州市委员会 九三学社宁波市委员会 九三学社嘉兴市委员会
九三学社湖州市委员会 九三学社台州市委员会 九三学社丽水市委员会 温州政协网 温州民盟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温州市委员会

Copyright(C)2003-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15534号